新闻动态

lol圣枪游侠卢锡安:你看到锤石了吗?请把他留给我。

2018-12-22 13:07:54

黄昏时分,比尔吉沃特的海滩上,伫立着两个人。


    高个子长着一张冷酷无情的脸,他的腰间别着双枪,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远处的海面,似乎用不了多久,从那里边就会涌出一堆骇人的巨兽似的。


    稍微矮他那么一些的汉子,则生着一副铁塔一般壮实的身躯。只见这壮汉子身披灰色斗篷,拄着一根巨大的铁铲,表情看上去比旁边的那个高个子要安然淡定多了,似乎再恐怖的事情在这壮汉子眼里,都算不得什么。


    这两位,不是别人。

LOL脚本


    一位是瓦罗兰大陆大名鼎鼎的圣枪游侠卢锡安,一位是来自暗影岛的牧魂人约里克,这两位可都是猎杀亡灵生物的好手。


    通常,这两个人都是单独行动。


    而能够让他俩聚集在一起的,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很快,这个地方就会有很多很多邪恶的亡灵生物入侵,那数量多到让这两个天生猎杀亡灵的好手都觉得棘手的地步。


    不远处的海面,浓烈的黑雾悄无声息地出现,又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


    蚀魂夜,让符文之地无数生物心惊胆战的蚀魂夜就要来了。


    何谓蚀魂夜?


    在广袤的符文之地,有一岛名为福光岛,原本是安宁祥和之地,后来不知怎么地,叫那些亡灵生物侵占,将那座岛上的活物杀得一干二净。于是乎,好端端的福光岛硬生生地变成了暗影岛,成为那些邪恶亡灵聚居之地,岛上终日被不详的黑雾笼罩。


    然而,那些亡灵生物的野心又岂止于小小的暗影岛。每一年冬至的夜晚,趁着岛上黑雾力量最盛之时,亡灵生物的头领便会驱使着黑雾,裹挟着亡灵大军离开暗影岛,借着黑雾的保护和呼啸的海风,跨越大海,入侵符文之地各地。残暴的亡灵大军有如蝗虫过境一般一路席卷过来,所到之处,尸横遍野,寸草不生。


    是为蚀魂夜。


    而每一年,蚀魂夜的首站,便是这个在地理上距离暗影岛最近的地方——“海盗之城”比尔吉沃特。


    “嗨,老兄,别紧张。咱们跟这些家伙交战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壮汉子牧魂人约里克开口了。


    高个子的lol脚本圣枪游侠卢锡安皱着眉头,嘀咕道:“约里克,你有没有发现,这几年蚀魂夜里的黑雾越来越浓。”


    “是因为那些亡灵借着每一年蚀魂夜掳来的活物作为祭品,补充兵源,所以暗影岛的亡灵数量才一年比一年多,力量一年比一年强吧。但是,卢锡安老兄你也不必要担心,咱们俩这些年来,也不是原地踏步。我们也要比几年前,要强的多哩。我知道,黑雾越浓,你的那两把圣枪吐出的净魂圣焰也会越加炽烈,而我,身为牧魂人可以劝化亡灵,以战养战,敌人愈强我愈强,又有何可惧?”


    圣枪游侠卢锡安摇了摇头,吐出一口气:“我并不是担心这个。我只是担心,随着这暗影岛上的亡灵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每一年蚀魂夜,他们只要派一群炮灰出来就行了。至于锤石那个老混蛋,以后他要是一直躲在暗影岛的地底下不出来,那我还怎么救赛娜,我的毕生挚爱。”


    “别担心,他要是不肯出来。到时候我就陪你去暗影岛上,把他从地底下揪出来。”牧魂人约里克笑眯眯地安慰道。


    来自暗影岛的黑雾越来越近了。


    站在海滩上的两个人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被裹挟在黑雾里的形形色色的亡灵,还有他们狰狞的面容。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拿起了武器。


    卢锡安掏出了他的双枪,约里克抡起他的铁铲。


    “待会儿,看到lol辅助锤石了,记得把他留给我。”


    “OK,没问题!”


    “你可别不小心死了。”


    “怎么会,打完这一仗以后,咱们哥俩个找个小酒馆喝两杯吧,跟我聊聊你和赛娜的事情。”


    在比尔吉沃特,今年的蚀魂夜如期而至。


    在那一片浓烈的黑雾之中,夹杂着那两个人浴血奋战的身影。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叫做英雄。


    他们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


    后记:


    在很久之前的某一天,这两个男人之间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喂,卢锡安,你还单着哩。说吧,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让你约里克老哥给你介绍介绍。嗯,你是喜欢个子高的,还是矮的哩?你是喜欢长头发的,还是短头发的哩?你是喜欢胸大的,还是胸小的哩?”


    年轻的卢锡安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了很久,最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其实吧,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身为光明哨兵,长年累月的猎杀亡灵使原本风趣健谈的卢锡安渐渐变得沉默寡言,不善言辞,更不用说讨女孩子的欢心,他想,估计自己以后也许要一个人度过吧。


    谁知道,在这之后,卢锡安就遇见了她。


    赛娜,他的今生挚爱。


    卢锡安顿时觉得,个子高矮胖瘦,长发短发,胸大胸小其实都无所谓,只要是她就可以,我这辈子就是她了。


    他们曾经很幸福地相爱过。


    只可惜那幸福的幻梦在当他们遇到魂锁典狱长锤石时轰然破碎,锤石诱捕了赛娜的灵魂,并将她的灵魂关在了自己的灯笼,那座冰冷残酷的幽冥监牢中。


    在这之后,卢锡安的人生就只剩下一个目的——杀了锤石,救出赛娜。


    曾经卢锡安想要拯救很多人,现在,他只想倾尽全力拯救一个人。


    有道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