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lol符文法师瑞兹:这个世界,由我来拯救!

2018-12-20 16:36:52

我是符文法师瑞兹。


    迄今为止,我生存的意义便是拯救世界。


    并非打定主意要做正义的伙伴。


    也并非想要做一个兴趣使然的英雄。


    其实,我只是不想看见这个美丽的世界,在我有生之年毁灭而已。


    假如世界真的在我面前毁灭的话,我大概会有负罪感吧。


    那种负罪感应该会很强,因为在现在这个世界上,似乎除了我符文法师瑞兹以外,没有人会认为这个世界正站在毁灭的边缘。


    众人皆醉,唯我独醒。

LOL脚本


    凡人啊,你们只看见每一天照常日出日落,一年里,春夏秋冬,四季流转,草长莺飞,万物生发,好像这个世界跟一万年前没有什么不一样。


    但是,你们却看不见这个世界的本质。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古老的东方经文里完整地记述了这个世界万事万物诞生的过程。


    三生万物。


    我的老师泰鲁斯曾经告诉我,古老的东方经文中所说的“三”,指的就是lol脚本世界符文。


    世界符文,是创世神用来创造世界的魔法符文。


    这个世界,本质上是由世界符文架构而成的。


    这些威力强大的世界符文,各有各的功效,lol辅助它们有的可以掀起势不可挡的狂风,有的可以瞬间铺起一大片森林,有的可以立起一片壮丽的山峦,有的可以召唤熊熊烈火焚毁一切,还有的可以使万事万物湮灭,重归虚空。


    世界符文,它们既可以用来创造世界,同样,也可以用于毁灭世界。


    泰鲁斯老师说,创世神在创造完这个世界以后,不知道是由于粗心大意还是什么缘故,遗留下十二枚世界符文散布在世界各地,隐藏在山川平原、五湖四海之中。由于这些世界符文使用起来非常容易,根本无需经验老到的法师,只要你找到它,就是三岁的毛孩子也可以轻松驾驭。也正因为如此,世界符文才足够危险,如果让别有用心的人得到的话,无疑将吹响毁灭世界的号角。


    不幸的是,在我生活的那个时代,世界符文陆续被人们发现。


    有的发现者只是一个贫穷的渔夫,在发现了与水有关的世界符文以后,摇身一变成为了比尔吉沃特最臭名昭著的海盗。


    有的发现者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武师,在发现了与风有关的世界符文以后,不出半月,横扫艾欧尼亚各大道场,开宗立派。


    还有一个野心勃勃的大军阀,在他的手下发现与火有关的世界符文之前,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山贼头目而已。自从他得到了与火有关的世界符文以后,他就习惯于用熊熊的烈火来征服一切,但凡挡在自己面前的,无论城池还是军队,通通叫它们化为灰烬。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不该得到世界符文的人得到了它,符文战争因此而开始。


    贪婪的人们发动符文战争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争夺全部十二枚世界符文的所有权。


    拥有了它们,你就等于主宰了一切。


    五次符文战争过去了,符文之地上满目苍夷。


    由于人们在战争中对世界符文的滥用,让整个符文之地变得脆弱无比,瓦罗兰大陆上每一天都在发生地震,无穷无尽的海啸每一天都在侵袭着艾欧尼亚的土地。明明是春天,却冷如漫漫寒夜。明明已经到了冬季,气候却宛如盛夏。


    伴随着日渐频繁的自然灾害,大量的动植物死亡,人们终于意识到,脆弱符文之地已经再也无法承受下一次符文战争了。


    符文战争开始的时候,尽管我跟泰鲁斯老师拼命阻挡,也无法阻挡战争的洪流,世界符文的伟力。


    等到符文战争终于结束,世界符文再一次散落在世界各地之时,我跟泰鲁斯老师的旅程开始了。


    泰鲁斯老师说,我们作为法师,有责任找到找到散落在这个世界上的世界符文,然后利用法术把它们藏到凡人无法触及的地方,保证他们永远不会被再次使用。


    然而,泰鲁斯老师终归还是食言了。


    一个人,假如背负了太多的东西,而不能够及时排遣这些压力的话,终有一天被会巨大的压力压垮。


    在跟随着泰鲁斯老师四处寻觅世界符文的漫长岁月里,我就亲眼看见,泰鲁斯老师逐渐被巨大的压力压弯了他的脊背,然后又在意志力薄弱之时被世界符文所蕴含的强大力量所蛊惑,最终成为了世界符文的奴隶。


    他彻底地疯狂了。


    后来他竟然红着眼睛宣称,他是我们找到的那些世界符文的唯一主人,只有他有权使用它们,能够使用世界符文呼风唤雨,打雷闪电的他是这个世界的神。


    没办法,为了世界和平,我杀了他。


    这些威力强大的世界符文,在这个世界上,谁也不配使用,谁也没有资格使用,哪怕是我尊敬的泰鲁斯老师也不可以。


    世界符文强大的力量会让人疯狂,哪怕是泰鲁斯老师也抵挡不了它的诱惑。


    在含泪埋葬了泰鲁斯老师以后,我背上了泰鲁斯老师常年背在背后,用于放置世界符文的巨大卷轴,开始了孤独的一个人拯救世界的旅程。


    每找到一枚世界符文,我就会去一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的隐秘无人的地方,运用法术,把它藏匿到凡人无法触及的高阶法术空间。


    找到,然后藏匿。


    找到,然后藏匿。


    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我的寿命不知不觉得到了延长。


    我发誓,终有一天,我会把这些危险的世界符文全部找到并藏匿在高阶法术空间里。


    那样,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我漫长的生命也算是得到解脱。


    然而事到如今,十二枚世界符文,我才找到了五枚,离解脱的日子,还远着哩。


    泰鲁斯老师曾经说过,我是一个异常执着的人。


    不找齐所有的世界符文,我是不会咽气的。


    最近,时来运转,我一直苦苦找寻的第六枚世界符文,似乎现世了。


    而且,好巧不巧,这枚世界符文据说就落在了我昔日的老友,弗雷尔卓德的冰霜法师亚古手里。


    世界符文无尽的力量会给使用者带来无尽的灾祸,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无尽的苦难,我得尽快找到亚古,把那枚世界符文拿到手。


    “嘿!符文法师瑞兹,多年不见,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我走进亚古部族的帐篷,亚古热情地拥抱着我。


    很多年没有见面了,亚古还是那样的热情好客。


    这是我在弗雷尔卓德的冰天雪地之间所感受到的唯一暖意。


    我诚恳地对他说:“请把那枚世界符文交给我!老朋友,你不会不明白吧,那是灾祸的源头。”


    听我提到世界符文后,下一秒,亚古的脸就像冰霜一样冻结了。


    “没门!”他嘶吼道:“瑞兹老混蛋!我看你八成是想独占世界符文!!!”


    他吼叫的声音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十几里之外的冰霜巨魔们也发出了同样高亢的吼叫声来回应他。


    我拼命解释说,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要试图使用世界符文,因为使用世界符文的代价是如此的高昂以至于没有人能够承受。


    但是,沉湎于世界符文的强大力量中的人,是无法跟他讲道理的。


    就像当年我师父一样。


    “明天,我还会再来的。”我向他鞠了一躬,消失在风雪里。


    离开了温暖的帐篷,我的胸腔再度被彻骨的寒意填满。


    老友,假如明天你还是固执己见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这都是为了这个世界啊。


    第二天清晨,当我再次来到亚古的部族时,惊讶地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狼藉。


    邪恶的冰霜女巫丽桑卓正带领着她的部下肆意屠杀亚古的族人。


    她一定也听说了有关世界符文的消息。


    “丽桑卓!”我冲上前去,击退了她和她的喽啰。


    冰霜女巫丽桑卓虽然很强,但是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我,远比寻常的法师要强大得多。


    所以,她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一套法术轻而易举将她打退以后,冰霜女巫丽桑卓恨恨地带着手下离开了。


    我扑进亚古的帐篷,发现他的身体已经凉了,是冰霜女巫丽桑卓杀了他。


    “醒来,老朋友,回答我!世界符文在哪里?”我拼命摇晃着他的身子,没有回答。


    帐篷的角落里传来了微弱的呼唤声:“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我走了过去,发现了亚古倒在地上的妻子,是她在求救,而她身上的伤口,看上去已经没得救了。


    好在,她护在身下的小孩子还活着。


    那是一个年纪很小的小男孩,小到还不会说话。


    他泪流满面,瑟瑟发抖,就像一头受惊的小兽。


    我把那个小男孩抱起来,向那个伟大的母亲问道:“亚古夫人,世界符文在哪里?”


    听到世界符文,亚古夫人的脸上露出了惨然的笑容,她望了自己的孩子一眼,张开嘴巴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还没等到她开始说,死神已经悄然而至。


    这个部族,除了这个小男孩以外,已经没有活人。


    埋葬了老伙计和他妻子的尸体以后,我把这个亚古部族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世界符文的下落。


    我反复思忖亚古夫人最后的举动,最终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的天!亚古夫妇,为了避免世界符文落入冰霜女巫之手,居然让他们的孩子把世界符文给吃了吗?


    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我犹豫了很久,终究没有下定决心把这个小男孩杀掉。


    我也并不打算把他丢到黑黢黢的高阶法术空间里,叫本就已经足够不幸的他再去承受一万年的孤独。


    我决心带着他,让他做我的徒弟。


    虽然不知道他原来叫什么名字,但是我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世界。


    世界,由我来守护。


    我叫符文法师瑞兹。


    伴随着世界一天天长大。


    属于我孤独的一个人拯救世界的日子很快就要过去了。


    我知道,迟早有一天,这个世界将由两个人一起来拯救。


    他们一个名字叫瑞兹,一个叫世界。

(本章完)。